白言之

点开





这里言之,叫我海之言也行,还可以叫四元。吃的cp很杂主雷安雷,瑞嘉绿蓝,永灰。有什么梗尽管留言,私戳,QQ1053442527欢迎扩列交谈什么的,四元会一一回复的,欢迎催更,学生党啊,不用在意晚上十一点十二点戳会不会在线,那时可能还没写完作业,尽管骚扰●^●

不是,各位,我遇到了一个什么别致,我帮了她,她恶人告状把我挂了,这是怎么操作

深海[2]

ooc  ooc属于四元
渣文笔注意,错别字警告[特点]

“唔咳咳!咳.....咳雷狮?殿下?”安迷修吐出嘴里含着的血,想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就算睁开了也没用,现在处于一种什么也看不见的状态,自己似乎是瘫坐着。
开门的声音传入安迷修耳中,让他迅速崩起神经,头被强行抬起,脖子的疼痛告诉安迷修面前的这个男人下手有多狠
“安迷修”男人伸手解开安迷修的眼罩
突如其来的光让安迷修暂时睁不开眼,头也晕乎乎的
“咳咳”安迷修咳嗽两声并没有说什么,适应了光的双眼开始看清
啊,是雷狮的哥哥,安迷修在心里暗暗一句
“安迷修,我想你知道我是谁,那我就明说了。被我们选中了”
安迷修瞪瞪眼吐出一句话“被....选中了?”
皇子找了一把椅子坐在安迷修前
“首先,恭喜,你可能获得永生,但是也可能当场死亡。所以,我也为您惋惜,您的剑法确实比过了许多成人,这点我承认。但是我想,这一点并不会影响您作为我们的实验材料,单凭永生这点,您也会很乐意帮我们的,对吧?”皇子笑得危险
困意袭来,安迷修再度失去意识
.......我是过度.........
雷狮再次回到雷王星时,是学业有成,回来帮助建设雷王星时,老国王非常高兴,这几年雷王星基本什么都变了,但是雷狮坚持不让清洁工改变安迷修房间的布局,并且回来后一直住在安迷修房间里
“雷狮,欢迎回来”布伦达举着一杯红酒在雷狮的迎回宴上祝贺雷狮,这个人是雷狮的二哥,雷狮在雷王星最不讨厌的家人
“回来了”大皇子背对着雷狮,此人极度危险,雷狮曾一度怀疑安迷修的失踪于他有关,但是后来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雷狮心里一直注意着这个人。

(我可怜的安迷修哦)




这几天为了(消音)这个(脏话)的事情基本上是无fuck说了,短小,致歉

我回来了

之前去处理事了(群里有人被家暴,全群带去报警)因为四元是过来人,所以对这件事很关心,结果几天下来,她也没去,我(脏话),好了,现在恢复更新,我不想管了,事发突然,没请假抱歉

玛丽苏狮狮(脑洞)

吾名雷·世界第一帅气·烤串赛高·安迷修真香·卡卡真可爱·太子爆炸·海盗之王·狮,是雷王星皇子,明天从9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平方公里的床上醒来,周围都是安迷修的同人,头巾由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颗不同的水晶组成(怎么带上的?)不行,我编不下去了

打字一快,就容易错别字,现在变成这样了

四元[看看,怎么样,我觉得可以了]

零[你是不是盗别人的文了]

四元[怎么可能!?]

零[别装了,你的文不可能没有错别字!]

四元[我¥$¥$£$£(>}xnzmnx]

玛丽苏使我笑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当场去世]最近没有什么好玩的梗或者清奇脑洞,只能填坑了,如果有的话欢迎私戳我或者在评论区和QQ哔哩哔哩找我!

深海[1]

上课码的,不敢多码,晚上见!
ooc ooc
错别字警告
皇子雷x骑士安

一生追求自由的海盗最终被永远囚禁于深海,甚至...连残骸都没找到

“安迷修,你说长大后和我一起去当海盗是认真的吗?”幼年的皇子和他的小骑士躲在草丛里,小声交谈着
“当然,殿下,我会带你去海上,让你自由”那孩子有一双湖绿色的明亮眸子,清亮有神,雷狮当初就是因为这个选安迷修做骑士的。雷狮拍拍安迷修的头,气鼓鼓的说“说了多少次,直接叫雷狮”
骑士盯着皇子看了一会,点点头,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好,雷狮!”皇子看着面前傻笑的骑士,对它伸出手,比出一个拉勾的造型“说好了,要一直在一起哦”骑士笑了笑,伸出手“说好了”
总所周知,这种约定一向都是不长久的,对吧?
“安迷修?安迷修?”雷狮披着睡衣走进安迷修的房间,刚刚从安迷修房间传来的一声巨响将雷狮吵醒,不安的心让雷狮摸黑找到了房间的灯,打开后雷狮被吓软坐在地上
“安迷......修?”他瞪大了眼睛,瞳孔缩成针装,就好像只要这样就看不见地上的血迹一样,的确看不见了,模糊视线的是眼泪。房间乱得出奇,安迷修也不见踪影,看起来好像有人打过架的痕迹,地板基本上被掀起来。雷狮觉得自己一阵头疼,疯狂的大叫引来了执勤的守卫
“殿下,您...!怎么回事!”守卫也被眼前这幅画面吓到,等人基本到齐时雷狮已经被送去国王的房间,现在雷狮只会也只能抱着被子瑟瑟发抖,国王吩咐好下属收拾房间后来到雷狮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我的孩子,快睡吧,醒来就好了”
在那之后,在没有人提起过安迷修,似乎安迷修这个人就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上一样,雷狮也被国王送去读书。

“安迷修......真是个好孩子呢,果然雷狮那么宠着你,呵”

[未完]

【皆为凡人】

支持一下!

blue°:

※狐莱单向be  极微量丹狐(cp洁癖慎入
※原著向  脑洞来自《黑执事》的死神图书馆
※引言就是字面意思(৹˃̵﹏˂̵৹)!
----------------------------------------



/ 有一婴孩为你而生,有一子赐予我们。 /



.
      【1】


        宛如初降生的幼儿睫毛微微颤抖,稚嫩的瞳眸映出整个世界的光景。


        高耸入云的书架在空间的两侧肃穆而立,尽头没入迷雾弥漫的远方,像神话中巨人伸直的双臂贯穿起源与终末。它遮天蔽日,将苍穹切割得与地同宽。
         地平坦而笔直地绵延,承载着千丈书架的底端,慷慨地无尽铺展。
         脚下突兀地生长着几乎透明的白花,头顶偶然掠过飞鸟。


         ——活物。


        有活物必然有秩序。
        即是悬浮于天地之间、昭示着这个世界唯一运行规律的巨大天秤。细密琐碎的乱码在它周遭萦绕流转,像星球外侧一环熠熠的星尘。
        四维赋予本质如此简单明了的具象化,呈现出的怪异姿态并没让地面的少女感到丝毫惊讶。因她本就是附庸这片海域的游鱼。相较之下,她倒是对一个声音疑惑不已:
       “取下书籍以前,请慎重考虑。”
        什么?人一旦诞生,获取信息不是本能吗?这不就是把我置于书架之间的你们所期盼的吗?
        指尖一勾。以纸张为载体、记录着成千上万生命历程的走马灯卷轴,如藤蔓般从解放的书页中疯狂滋长。瞳孔重新开始对焦——


        腹部就被长刀捅穿。


        “什——?!!!”
        好痛好痛好痛……!少女屈膝跪下。箭矢如雨刺破躯体,脚下荆棘遍布锁链盘旋,头顶盘踞着挥舞武器陷入厮杀浪潮的人物群像。怎么回事、快点逃啊、站起来啊、努力支棱着腿骨却被重锤抡碎脊椎,只能像蠕虫般匍匐爬行——
         什么跟什么、搞不清楚……
         但是谁都好、来救救我啊……!!
.


      【2】


        莱娜指挥着成员们修复基地。
        记忆已经完全恢复。此刻脑海里罗列出所需运输的资源项目与装卸货物的地点。繁忙的工作直至深夜,她准时到达办公室报告工程进度——
         罕见的,鬼天盟的首脑今夜并没有埋没于堆积如山的资料中。房间的暗门敞开着,他坐在外部架空的天文台上。
        能源流通畅行无阻,新基地的建造也即近完成。忍不住绮思,那位大人透过璀璨星辰、所眺望的是怎么一幅宏伟蓝图呢——
        那必定是团结一致的大家驰骋沙场所向披靡吧。莱娜抱着文件静候门外,怀揣着小小的雀跃偷偷凝视着鬼狐的背影,回忆擅自涌上喉管。
        不止一次回想了,与他初遇时最强烈的感官体验:
        噎着腥臭血块近乎窒息痛苦,与下一瞬托起背部的柔软掌心。
        坚持住,他说。那时在他身后,除了唾沫横飞的野兽,还未跟随一人;之后与她蜷在洞穴商讨计划,他身侧仅伴随一人。


       最初也是唯一理解您面具下精神与希冀的,竟是莱娜。
        有个不知所谓的声音在窃喜。
        但她也一直为这条独特的感情纽带骄傲着。
        ——即便自己那份深藏的、自私而累赘的爱意永不会传达到您耳畔。莱娜想。走兽的软弱总是占据灵魂的大部分。生为凡人,悲哀、不堪、失意、绝望,当自己因此隐在阴霾下蜷缩成一团,但有人跋涉万里,以毕生醇酿的温柔向她伸出手:


        “我跨越了。”他轻描淡写。


        “我背负着!”余音震彻心扉。


        于是短浅的目光,头一回窥见了某片悬崖下的向日葵花田。尽管蛰伏暗处,花盘依旧精确地向阳。
        我等虫豸,有幸在茎叶之下,感受着您的坚强。
.
        飞鸟掠过星空,像是听足了颂词,鬼狐转身。
        一定是奖励吧。莱娜恍惚地迎着招动的手坐到了他身侧。
        他少有未提及正事,反而饶有兴趣地伸手指了指某颗向西坠落的瑰红彗星。
       “我关注它很久了。预测准确的话,下个月它将落于△星——即是你的母星。”
        莱娜看着划破天际的赤色轨道,如鲠在喉。想什么呢,他歪了歪头,她慌忙语无伦次欲盖弥彰地辩解:“没什么、很抱歉………大概是想起幼时听过的玄乎神话故事罢了、嗯……那种东西……该说早被现代科学彻底瓦解了…”
        鬼狐微笑了一下。他自然一眼看穿莱娜所想,但又没有回避,反倒沿着话题娓娓而谈:
       “也许未必如此…众所周知,一颗万光年外的超新星爆炸,发出的光要一万年才能传达。何况是传说中遥坐于天庭的英雄呢? 何况是比光更慢的声速呢?


       “神明的史诗跨越千百年,才传达到尘世之子的耳畔:于是人类历经无数掠夺与进化、文明兴衰与更替、命运辗转与轮回:大力神赫拉克勒斯(Ηρακλής)的残象在伯罗奔尼撒的沙场上被敬仰歌颂;阿波罗(Απόλλων)辉煌的太阳车划过日轮苍穹;手持雕弓的人头马(Ο τοξότης)穿梭于星云之中……”


       他兴致勃勃,跳脱于公务外的双眸晶莹发亮。莱娜从未想过鬼狐会关注非实用性文学,甚至是神话传说。冰山斩露一角,但她已欢欣雀跃、惊喜若狂——


      直到长刀再一次贯穿了她的腹部。


     “唔咕……噗呜!咳、咳、鬼狐大人…快跑……”
      想什么呢。那位手抚长刀的先生温柔地提醒道,盛宴才刚开始。但这次,该轮到我大快朵颐了。
      面前尸骸遍地血流成河,残存的肢体像脱水的鱼抽搐痉挛着。金鳞从后背剥露散落于烟尘中,那个男人狞笑着将她一把揪起扔下高台。
      她在下坠。眼眸却捕捉到男人不慎回首的动作。声带像已腐烂,万象开始消融,疾风刮擦耳膜飒飒作响——
.


        【3】


       少女轻飘飘地落地。


       坠落的气流突然消失了。脚掌踩着松软的土壤。如婴孩般纯洁无暇的白花,在氤氲的雾里唱着歌。
       铺展的书页哗啦作响,秩序之秤高悬云端。


        ——这里名为,终结每位被淘汰参赛者迷茫与遗憾的〖虚无之乡〗。


        晨光洒落,银发天使悬浮在少女面前:
        “看清他的本质了吗? 寻回你的本心了吗?参赛者莱娜。”
        记忆理所当然地保存了下来。少女的唇瓣微微翕动,像在神志不清地呓语。


        “无论怎么倾慕、怎么敬仰、怎么深爱,你的初衷是与弱小的同伴们共患难的正义与真诚。如今他的所为与之相背,你更应坚守自己的底线,明辨是非善恶并勇敢冲出这份爱意,清晰独立地对抗谎言。”
        如同宣判一般。天使沉稳柔和地读出最优解,新的幻象即将迎面而至。   


        “不——!!!”
        少女终于崩溃地哭喊出来。
       “开什么玩笑!如果这样的话、如果这样的话…………!!”
        如果这样的话——
        在群星璀璨的寰宇之下,他不就永远孤身一人了吗……!


        天秤一侧微不可察地倾斜。银发天使怔住了。
        少女的心意在四维中化作实体冲入空气:凹凸大赛的概念被整体抹除、残酷的杀戮与背叛所衍生出所有的敌我是非善恶的立场都被毫不犹豫地抛却——
        在澄澈的虚无之境内,隐隐浮现出青年单薄的躯体。
        即使众人附庸身后,他透过浩瀚星尘所眺望的终极,始终与众人所见迥异。因此他向来将其深埋紧锁封存,然后于风云翻涌中领导着众人的迷茫坚定前行。
        生为凡人,无法提及竭力抵御隔绝情感侵入的艰辛、必须缄言被迫凌虐俯首的屈辱,只为塑造出一个冷静睿智的理想化背影。


        青年的孤独,又有谁能理解呢。


        所以——


       “我要守护他、我要留在他身边!”


       少女向神明呐喊着。七只寒鸦巡逡般掠过长空,簇拥脚掌的白花分解成粒子,天秤大幅度地倾斜,托盘内盛满的白热化乱码如瀑布般流泻而下。高居云端的天使声音嘹亮:
      “即使无辜的他人又像鬼天盟的同伴一样血流成河尸骸遍地? 即便你舍弃掉作为独立于纷繁世间的精神基准?”
       青年带着悸动的回眸,如丝如线,穿入沸腾的心脏绞紧神经,迫使少女冲破最后的束缚——
       什么下属无法逾约的情意、什么逞强的心理隔阂、什么纠缠的善恶对错——


       “我只要拯救他啊!”


        就如同繁星跨越万年传达的耳语一般,我希望身处寂静远方的您,也能感受到哪怕一丝我在喧嚣燃烧中冲撞爆炸所释放的热量、听到哪怕一丝我此刻嘶吼出的声音——
        这才是名为莱娜的少女,最真切的本心


        天使微微颔首。
        “如您所愿。”
         他说。
        于是意识开始逆行。书架坍塌、从纸张提取的数据与闪烁的乱码转换重组,电流炸裂全身,炽痛刺激着喉管。连烟雾弥漫的远方都消失,世界被强烈的光所笼罩。
        即将迎来的是什么。已经无所谓了。


      【4】


       “编号#1222. 杀戮天使L。改造完成。”
       丹尼尔从荧屏前转过身,看向角落的人影。
       “你赢了。”黑暗中的青年冷冷回应,“真想不到……”
       “是你对她的情感长期刻意回避而造成了认知不全,”丹尼尔借过机器递来的文件,平静地解释。“该履行条约了。”


       “有一婴孩为你而生,现在她归属我们。”


          ——End——

其实,写文我希望有些评论,批评也好,赞扬也好,不然总是觉得阅读量是自己刷出来的(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