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言之

点开





这里言之,叫我海之言也行,还可以叫四元。吃的cp很杂主雷安雷,瑞嘉绿蓝,永灰。有什么梗尽管留言,私戳,QQ1053442527欢迎扩列交谈什么的,四元会一一回复的,欢迎催更,学生党啊,不用在意晚上十一点十二点戳会不会在线,那时可能还没写完作业,尽管骚扰●^●

如果,没有凹凸大赛(1-2)

渣文笔注意,我哪次文没有ooc

没有了凹凸大赛,大家有自己的事,很和谐,很有趣。不会再有杀戮,也不会再有回收
但,只是如果........
正文
雷狮把熟睡的安迷修拍醒,今天是他们相见相爱的第三个月纪念日,雷狮从一个星期前就吵着要过纪念日。安迷修则表示雷狮还是个孩子,可以宠宠他。当然,安迷修是被逼的
来到六一节来过的凹凸乐园,这里还是老样子凯莉正揪着鬼狐的耳朵说着什么,一旁的紫糖幻被斯巴达围得不知所措。
雷狮和安迷修又来到了熟悉的摩天轮那,雷狮想再坐一次,而安迷修抱着柱子嘴里喊到打死也不坐第二次!雷狮坳不过安迷修只好拉着他去了旋转木马这,雷狮看着安迷修心情变好了不少,安迷修眼里冒着光,笑得可开心了呢!
艾比卡米尔他们失踪三天了,其他人却好像根本不知道他们一样,丝毫没察觉到有一点不对,雷狮甚至都忘了雷王星的一切,安迷修也忘了师傅和骑士道,一切都显得很自然,自然得不太正常。
中午,二人去必去餐馆吃东西,店里的装饰几乎没变,店长却变了,从那个脸上似乎永远带着笑金发的女孩变成了一个背后飘着一个圈的高个子白发男人,服务生也多了几人。
“绝缘蛋糕,烤串,啤酒,牛角面包,牛奶”雷狮用一种极快的语速说着,面前的服务生有些记不过来。仔细打量着他:深黑色短发、水蓝色的眼睛、红色的围巾把鼻子以下的脸全部遮住了。好像....有点眼熟,雷狮开口“我们,是不是见过?”服务生愣了愣“没有,这是不可能的”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雷狮也没好多问,只觉得心里毛毛的,吃完就急忙带着安迷修离开了,雷狮失神了许久,要不是安迷修提醒甚至连钱都没付“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安迷修摸着雷狮的头,一下一下的顺着毛“没有,就是觉得有一点不对劲”雷狮显得有些疑惑。他抬头,对安迷修说道“没事了,我们继续”
早在几个星期前,以卡米尔为首的几人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感觉......我应该在凹凸大赛上被回收了,为什么会在这?”发现了事情不对劲的地方后,卡米尔没有第一时间告诉雷狮,而是联系了艾比,两人决定去凹凸市的市中心看看。
这里还是老样子,凹凸市第一大楼就在这,卡米尔决定进去看看,接待员是......等等!凹凸乐园的那个店长?!卡米尔第一次感觉头大“店....接待员小姐,请问丹尼尔大人在哪?”接待员笑了笑“丹尼尔大人在开会,您要等他吗?”卡米尔点点头。
过了许久,在一群人形裁判球的簇拥下,丹尼尔向卡米尔走来,卡米尔跑上去“丹尼尔大人,我有些疑惑,您可以解答吗?”丹尼尔很温柔的笑了笑“说吧”
“我认为,我不该存在在这”
“为什么”
“我记得,我应该在凹凸大赛上被帕洛斯和佩利击杀回收了,现在应该在回收站而不在这”
“......”
“而且......”
“好了,你可以停了”
“不请听我说完!”
“你可以走了”丹尼尔拍拍卡米尔的肩,转身离开
卡米尔愣住在原地,直到艾比跑过来“卡米尔哥哥,你在干什么?”卡米尔摇摇头“没事,你不去找安迷修?”艾比叹了口气“安迷修?那货和你大哥鬼混去了,几天后回来,找他干嘛?”卡米尔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你家晚上一定黑极了”
(艾比:卡米尔你什么意思???)
卡米尔第二次找到丹尼尔,卡米尔知道丹尼尔知道事情真相,但还是什么都没问到 。
安迷修带着一身小星星会到家,下意识的喊了一句“艾比,我回来了”话毕,安迷修自言自语道“艾比,是谁?”
以前卡米尔会每天打一个电话给雷狮,但从几天前就没有了,雷狮也不觉奇怪,也对,在雷狮记忆里就没有卡米尔这个人了,雷狮没理由会担心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人。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中的一员了,那是埃米,你的组长,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问他”丹尼尔轻轻拍在卡米尔和艾比肩上
“嗯,丹尼尔大人,我明白了”两人回答
“很好,那就开始你们的工作吧?”卡米尔和艾比点点头。
从那天起,在众人记忆里,就没有有关卡米尔和艾比的记忆,相关资料也被丹尼尔全部删除了……

丹尼尔自以为自己的计划没有一点漏洞,但是自上次雷狮拉着安迷修吃饭后也察觉到了不对,但是每天给安迷修喝完冲了少量安眠药的水后,就只贪图享乐不去想那么多了,直到
凹凸历2333.5.13雷狮家
安迷修正扶着酸疼的腰给雷狮做免费家政,在雷狮的衣柜后面第三个角的下面看到扯出了一张雷狮和一个少年的合照,不知道这个少年是谁,安迷修顿时醋意大发,丢下手里的扫帚鼓气腮帮子就找雷狮理论去了,裁判球牌监控转发的现场很激烈,安迷修的脸红的像一只苹果,雷狮也是一脸茫然。很显然,丹尼尔在全中心大楼安装的电子催眠广告屏不只是为了每天吵人的,卡米尔表示现在自己哥哥都不记得自己了,很委屈,很难受,但是这个不重要,目的有达到,其他人对丹尼尔来说可有可无。
半夜,雷狮醒了,躺在床上,身上因为没有清理的缘故有些黏,望着天花板嘴里碎碎念到“计划该开始了,对吧?”
同一时间,不同地点,丹尼尔端了一杯咖啡,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上雷狮家的监控画面,满意的点了点头。片刻后转身进入里间,鬼狐安安静静的躺在不知名容器中,脸上依然是他专属的笑容,丹尼尔的表情中多了些许心疼“小狐狸,要是你没听见多好......”
良久,丹尼尔敲响了雷狮家的门,雷狮趁现在安迷修喝了药睡的熟,来给丹尼尔开门
“你怎么又来了?老子自己的事都还没处理完”说完指了指身上的白色痕迹
“呃......计划准备的怎么样了?”丹尼尔红了脸
“你等几天会干嘛啊”
“呃......好吧,您继续,这个......”说完递了一个盒子给雷狮,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带上了门
雷狮送走了丹尼尔,重新躺在床上是安迷修刚醒。由于才睡醒,安迷修的鼻音很重,双手对着雷狮摊开,摆出一副撒娇的样子“雷狮,你去哪了~”字与字间带着让雷狮把持不住的软绵绵。雷狮控制住自己想把眼前的人那啥死的欲望,依着安迷修的意识抱住了安迷修,轻拍他的背“快递,乖,想吃什么”安迷修揉了揉眼睛,表情有点委屈“不饿,腰疼,雷狮你帮我揉揉好不好”雷狮只听见自己理智线断裂的声,回过神来时雷狮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安迷修又趴在自己身边睡熟了,雷狮看吸了一把安迷修的睡颜,然后套上简单的家居服起床做午餐,等安迷修起床时雷狮坐在沙发上刷手机(吸安迷修睡颜)看到只穿了一件刚刚遮住大腿根衬衫的安迷修,雷狮咽了咽口水,朝着安迷修笑了笑,然后拍拍自己的大腿,安迷修走过来,面朝雷狮坐了上去,后知后觉脸红着想起来,却被雷狮抱住了腰“放开我”安迷修有些生气“不要”雷狮的声音带着笑“你!”雷狮看见怀里的人越发想炸了毛的刺猬,还是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安迷修
“雷狮,什么快递啊”安迷修嘴里叼着一块黄油吐司
“就是那个啊”
“哪个?”安迷修一脸懵逼
就在这个时候,丹尼尔办公室内,丹尼尔被迫在雷狮家安放的微型监控失效,丹尼尔没管整个凹凸市,只要人可以活下来的位置,都被七神使要求安放监控,为了不让大家明白和聊起“比赛”,只要有人聊起,丹尼尔会马上出现,然后解决掉当场所有人,但是丹尼尔唯独不会管雷狮凯莉和格瑞家的监控,毕竟他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雷狮家
“哪个?”安迷修一脸懵逼
“你睡糊涂了?”雷狮放下手机打开监控干扰器
“全员解救计划?”安迷修的动做停了下来,餐刀的刀尖划破煎鸡蛋的蛋黄,流出的蛋液像是埃米死亡时随地流淌的血液
“可以开始了”雷狮走向安迷修
“唔,我去找烈斩和星月”说罢安迷修离开座椅走向书屋,握住门把手
“识别成功,骑士先生”电子女音响起
书屋不在想平时那样堆满书籍,反而变成一个全封闭空间,雷狮跟着安迷修走进书屋
“联系烈斩,星月,矢量,星星”安迷修对着一面墙说道
“正在完成指令”
雷狮看了看安迷修面前的悬浮数据球
“安迷修,你这里真不错,那天......”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了凯莉那家伙的声音以及大家的虚拟人像
“哟,骑士和海盗又要秀我们一脸?”凯莉不屑的舔着棒棒糖
“凯莉!好久不见”金笑着说
“金,别闹,有正事”丹尼尔还是端着茶杯
“计划书在这”说着格瑞发送出一个文件
【全员解救计划】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