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言之

点开





这里言之,叫我海之言也行,还可以叫四元。吃的cp很杂主雷安雷,瑞嘉绿蓝,永灰。有什么梗尽管留言,私戳,QQ1053442527欢迎扩列交谈什么的,四元会一一回复的,欢迎催更,学生党啊,不用在意晚上十一点十二点戳会不会在线,那时可能还没写完作业,尽管骚扰●^●

生病了怎么办,当然是把你气进医院啊

情侣闹别扭分居未分手前提
ooc
错别字短小警告

雷狮篇
“叮叮叮”“一大早的,谁呀”虽然他嘴上吐槽着,但是还是非常听话的接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声音:“安迷修,你现在在哪,我头好痛。你来帮我看看好吗?”雷狮的声音有气无力,听到这是安迷修瞬间就慌了,一个打挺从床上坐起来披上衣服脸都没洗就飞奔出门了
“门,锁着的?管不了这么多了”于是呀,雷狮家的门就没了,冲到床边,手一摸“woc好烫!”安迷修吓的跳起来,熟练的翻出了雷狮家的温度计。不量不吓人,一量吓死人!“42.5℃”一个惊人的温度,雷狮迷迷糊糊的呜咽了一声,蹭了蹭安迷修的手。
安迷修吓到抖三抖,雷狮第一次撒娇?照下来!(你的雷狮都快烧傻了,你还想照相?)
身为雷狮的“女”友,安迷修自然了解雷狮对什么东西过敏。走到厨房,熟练的开火煮粥,定好时。出门买药,这一切的一切在安迷修眼里都是家常便饭,谁让雷狮什么都不会呢(这里指雷狮和安迷修住时,什么都扔给安迷修做,其实是怕给他添乱却不会表达,就是那种看上去什么都不会但是可关心你的人)
走到门口时,安迷修听见一阵雨声“下雨,了吗?”安迷修自知没带伞冒雨出门风险很大,但为了雷狮还是跑出去了。他天真的认为,药店很近,可最近的药店也要十几分钟的路程。这一点安迷修跑到一半才想起来。可跑都跑了,大不了就全身湿透就是了!安迷修心里想着。
经过一番周折(跑错路了,往反方向跑了)“安全”回到了雷狮家,床上的雷狮已经披上了一件外套,完美的肌肉线条呈现在安迷修眼前,还挺撩的?
“谁让你坐起来的,生病就该好好躺着!”安迷修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生气,而雷狮他乖乖听话了,不是因为没力气和安迷修争执,而是不想再给爱人添麻烦了。
整顿好雷狮,安迷修在床边坐了一晚上,知道雷狮病好前都没有离开,期间听见雷狮的梦呓知道了他不会表达并在心里原谅了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家伙。

安迷修篇
“对于安迷修生病这事 我发誓,真的不是我把他推到水池里又淋了雨还把他关在9℃的户外造成的,真的不是”雷狮口中念念有词,一旁的安迷修听见费力的从床上坐起来,控制住自己想打爆雷狮的冲动。
“我说,恶党。你和帕洛斯学会分身了?三个恶党同时出现在我眼前真有意思Ծ‸ Ծ ”
“没有,没有好吗?”雷狮有点慌,安迷修出现幻觉了怎么办?急,在线等!没救了(划掉)
雷狮从安迷修房间出来,第一眼就看见了四分五裂的门,捂了捂脸,今天之后就让他搬到自己家,这房子不要了。雷狮心里暗暗想着。
“那啥,你想吃点什么?”雷狮难得把语气放软,问着安迷修。“粥就好,就好...等等,你要做饭?”安迷修一脸茫然“不然呢?我又没带钱”雷狮毫不在意。
“停!你别把我厨房炸了!门我都没说你,求您做点好事行吗?”安迷修握住了雷狮的手,一脸正经的说道。
挣脱安迷修的手,顺便把他按回床上。“骑士大人,你就放心吧,我跟卡米尔学的手艺一定没问题哒~”雷狮一脸不在意,实则第一次做饭慌得一逼,安迷修也没再说什么,躺在床上静静的等着。大脑放空,视线模糊“喂!安迷修,安迷修!”“咦,什么声音.....”
当安迷修醒来时,自己正身处医院的病床上,旁边趴着雷狮,雷狮正紧握着自己的手,睡着了。身体也没这么重了,想窗外看去。天,黑了。
安迷修发着呆时,雷狮张口说话了“哟,我们的骑士大人终于舍得醒了?”雷狮的眼神里充满了疲惫“雷狮......”安迷修开口
“怎么”
“我,睡了几个小时?”
“什么几个小时,是两天了好吗?你心里没数?果然是傻子骑士”
“是吗,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我可是你爱人”说到这,雷狮笑了,安迷修也笑了,两人似乎又回到了热恋期。不过啊,雷狮打断了两人的暧昧问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安迷修,你愿意嫁给我吗?”
安迷修愣住了,然后笑的温柔
“当然,海盗先生”
后记
安迷修回到家后,第一眼是四分五裂的门“这,怎么这么眼熟呢?在下好像也做过这种事?”
雷狮尬笑“不然呢?你以为本大爷家的门是怎么换的?”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