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言之

点开





这里言之,叫我海之言也行,还可以叫四元。吃的cp很杂主雷安雷,瑞嘉绿蓝,永灰。有什么梗尽管留言,私戳,QQ1053442527欢迎扩列交谈什么的,四元会一一回复的,欢迎催更,学生党啊,不用在意晚上十一点十二点戳会不会在线,那时可能还没写完作业,尽管骚扰●^●

深海[2]

ooc  ooc属于四元
渣文笔注意,错别字警告[特点]

“唔咳咳!咳.....咳雷狮?殿下?”安迷修吐出嘴里含着的血,想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就算睁开了也没用,现在处于一种什么也看不见的状态,自己似乎是瘫坐着。
开门的声音传入安迷修耳中,让他迅速崩起神经,头被强行抬起,脖子的疼痛告诉安迷修面前的这个男人下手有多狠
“安迷修”男人伸手解开安迷修的眼罩
突如其来的光让安迷修暂时睁不开眼,头也晕乎乎的
“咳咳”安迷修咳嗽两声并没有说什么,适应了光的双眼开始看清
啊,是雷狮的哥哥,安迷修在心里暗暗一句
“安迷修,我想你知道我是谁,那我就明说了。被我们选中了”
安迷修瞪瞪眼吐出一句话“被....选中了?”
皇子找了一把椅子坐在安迷修前
“首先,恭喜,你可能获得永生,但是也可能当场死亡。所以,我也为您惋惜,您的剑法确实比过了许多成人,这点我承认。但是我想,这一点并不会影响您作为我们的实验材料,单凭永生这点,您也会很乐意帮我们的,对吧?”皇子笑得危险
困意袭来,安迷修再度失去意识
.......我是过度.........
雷狮再次回到雷王星时,是学业有成,回来帮助建设雷王星时,老国王非常高兴,这几年雷王星基本什么都变了,但是雷狮坚持不让清洁工改变安迷修房间的布局,并且回来后一直住在安迷修房间里
“雷狮,欢迎回来”布伦达举着一杯红酒在雷狮的迎回宴上祝贺雷狮,这个人是雷狮的二哥,雷狮在雷王星最不讨厌的家人
“回来了”大皇子背对着雷狮,此人极度危险,雷狮曾一度怀疑安迷修的失踪于他有关,但是后来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雷狮心里一直注意着这个人。

(我可怜的安迷修哦)




这几天为了(消音)这个(脏话)的事情基本上是无fuck说了,短小,致歉

深海[1]

上课码的,不敢多码,晚上见!
ooc ooc
错别字警告
皇子雷x骑士安

一生追求自由的海盗最终被永远囚禁于深海,甚至...连残骸都没找到

“安迷修,你说长大后和我一起去当海盗是认真的吗?”幼年的皇子和他的小骑士躲在草丛里,小声交谈着
“当然,殿下,我会带你去海上,让你自由”那孩子有一双湖绿色的明亮眸子,清亮有神,雷狮当初就是因为这个选安迷修做骑士的。雷狮拍拍安迷修的头,气鼓鼓的说“说了多少次,直接叫雷狮”
骑士盯着皇子看了一会,点点头,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好,雷狮!”皇子看着面前傻笑的骑士,对它伸出手,比出一个拉勾的造型“说好了,要一直在一起哦”骑士笑了笑,伸出手“说好了”
总所周知,这种约定一向都是不长久的,对吧?
“安迷修?安迷修?”雷狮披着睡衣走进安迷修的房间,刚刚从安迷修房间传来的一声巨响将雷狮吵醒,不安的心让雷狮摸黑找到了房间的灯,打开后雷狮被吓软坐在地上
“安迷......修?”他瞪大了眼睛,瞳孔缩成针装,就好像只要这样就看不见地上的血迹一样,的确看不见了,模糊视线的是眼泪。房间乱得出奇,安迷修也不见踪影,看起来好像有人打过架的痕迹,地板基本上被掀起来。雷狮觉得自己一阵头疼,疯狂的大叫引来了执勤的守卫
“殿下,您...!怎么回事!”守卫也被眼前这幅画面吓到,等人基本到齐时雷狮已经被送去国王的房间,现在雷狮只会也只能抱着被子瑟瑟发抖,国王吩咐好下属收拾房间后来到雷狮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我的孩子,快睡吧,醒来就好了”
在那之后,在没有人提起过安迷修,似乎安迷修这个人就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上一样,雷狮也被国王送去读书。

“安迷修......真是个好孩子呢,果然雷狮那么宠着你,呵”

[未完]

捡到前男友的钥匙怎么办?【2】

果然办公室的茶是好茶,好喝

ooc ooc

错别字警告

注意!此文不存在大赛线!纯日常!

安迷修打开b站,看到全是催更的,瘫倒在床上,对哦,自从从雷狮家搬出来后就没有在用过了,那就久违的直播一次
并不太熟练的和观众们打了声招呼,这次的直播依旧只露出了手部,安迷修看了看弹幕列表有些在舔手,有些在.....诈尸上香?也对,好久没有直播了,想这些事的时候,手上一顿,奶精流了满地,这是第一次直播事故。
收拾好残局,结束直播,安迷修又一次瘫倒在沙发上,不同的是,这次他用手捂住眼睛哽咽起来。
现在工作也没了,可以倾诉的人也没了,安迷修第一次感觉生命如此不公。但是他也无可奈何。
安迷修竟然躺着躺着就睡着了,再次醒来是被门声吵醒的。他拖鞋也没穿,赤脚踩在地上,迷迷糊糊的开了门。
好家伙,是雷狮,看清门前人的安迷修在雷狮刚刚想进来时一把摔上了门,雷狮认为安迷修这力气再摔几次自己就可以和鼻子告别了,安迷修摔了这次门,心里唱起了好运来8D环绕的那种
最后在雷狮鼻子不保也要死皮赖脸的精神下,安迷修开了门
现在的情况异常尴尬
安迷修气鼓鼓的活像一只河豚,翘着腿,头几乎90°扭过,双手环抱什么话也没说,雷狮反而提着一大堆生活用品和食物,正襟危坐,比开会时还认真的表情要是安迷修看了估计气也要消一半,雷狮咳了咳
“安迷修......”雷狮探出手去摸安迷修的头
"闭嘴!"安迷修一把排掉雷狮的手
“你听我说好吗?”雷狮收回被拍红的手
“听你说什么,和销售部主任的婚约还是人事部主任的?你别指望我会给钱,送礼也没用”安迷修觉得头酸,索性转了一个身
“......”雷狮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哪敢去找新欢,安迷修这样好,又贤惠有强势,雷狮打心底认为安迷修是和他最般配的,别人都不行,在那件事过后也把玩笑不能随便开当做自己的座右铭。
最后安迷修走到外套那,摸了摸口袋,拿出那串钥匙对着雷狮晃了晃
“你的?”
雷狮看这钥匙,眸子中的星辰又亮了几分,他点点头,想伸手去抓钥匙,也抓住安迷修的手
安迷修马上把钥匙揣回自己的包里,假装正经的对雷狮说
“想要拿回去,全靠我心情”说完又背过头去,披上外套开门出去
雷狮站起身,跟上安迷修,也不知道这家伙要做什么。
一般人来说,雷狮可以轻易的看出你的下一步是什么,从而先行一步,这是雷狮创业的致胜法宝,但是他唯独看不懂安迷修,这个男人成功的勾起了雷狮的好奇心,于是雷狮开始闯入安迷修的生活中,试图理解看透这家伙,但是雷狮失败了,反而还给安迷修添了不少麻烦,但是也收获了年轻职员的心,虽然自己的心早就属于安迷修了,但是这家伙异常蠢,几度让雷狮怀疑自己看不透安迷修是因为那家伙是傻子,但是这无非是在否认公司的整体员工智商水平,在一次聚会后,雷狮心里对安迷修的爱意越发爆棚,安迷修也是个明白人,于是两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由于性格差太多,每天拌嘴成了最常见的事,久而久之也成了两人之间的一点小情趣。

(未完)

怎么办系列

怎么办系列
安迷修他.......他死了怎么办?(1)
(雷安)
ooc  ooc
请不要把原设套到这篇文上
错别字警告
研究人员雷×过世(?)学生安

雷狮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爱上一个学生,也想不到会让爱人死在自己面前
正文
雷狮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爱上一个学生,安迷修一个接近完美的人,他是唯一让雷狮一见面就神经错乱的人,是雷狮像自由一样追求的
“雷教授,您醒了?”
雷狮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皱了皱眉,接过助手卡米尔给的咖啡喝了起来,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安迷修,笑了起来
“雷狮,雷狮,我们下午来参观,给你添麻烦了,要我补偿什么吗?”
雷狮听后邪魅一笑“我要你当众说明我和你的关系,而且不要乱跑,上次被绑还是格瑞帮我把你找回来的”
“我知道了”
安迷修的脸明显红了,但是雷狮看不见。
时间总是很快,到下午也就几个小时,准备工作做完后,雷狮把身上的工作服随便一扯,披到身上小睡了一会。
闹钟把雷狮叫醒,雷狮其实很讨厌有人来参观实验室,但是一想到有安迷修,也就没那么讨厌了
“跟上队伍,跟丢了不管,死了不管,别大吵大叫很烦”雷狮手里拿着一份研究报告,白色的大褂没能遮挡住雷狮极好的身材,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也是为了凸显出雷狮的鼻型,抬起头,看见队伍前面的安迷修撅起了嘴,气鼓鼓的脸像个包子,雷狮忍不住笑出声,安迷修也抬头看向雷狮,笑得温
自由活动时间,一堆女学生围着雷狮,要电话,要QQ,甚至要抱抱
安迷修身体里的陈年老醋全部打翻,把雷狮拉到一边去,雷狮看着安迷修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开心得不得了,小家伙也会因为自己吃醋了?
安迷修的心脏突然跳的很快,很疼,当场抓着心脏处跪在雷狮面前,几分钟后腹部也开始疼了起来,那种痛敢如同一个将有倒刺的刀捅进你的小腹然后转动抽出一般,雷狮把安迷修带离现场,助手卡米尔解散好所有学生,安迷修躺在一个平台上,接受雷狮的透析
“没有问题呀,安迷修你好点没”
“没....没有,雷狮,雷狮好疼雷狮”安迷修抓着胸口疯狂的叫着雷狮的名字,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涌出
雷狮无可奈何,拿出一管镇定剂和一包止疼药给安迷修注射服用。
吃了药的安迷修很快冷静下来,在雷狮怀里小声抽泣,药效很快使安迷修睡着,雷狮将安迷修公主抱出医务室带进了自己工作时临时住下的房间盖上了被子,自己坐在窗边看着表情依然扭曲的安迷修
“大哥,是我”房间的门被敲响
“卡米尔,学生们解散完了吗?”雷狮抬头问
“解散完了,大嫂他,这是什么情况?”卡米尔做到床的另一边
“我也不知道,以前也没有过”雷狮摇摇头
“大哥,去休息吧,别太累”卡米尔看着雷狮
雷狮做到沙发上,不知不觉中躺着睡着了,但是睡着的不太自然?醒来是被卡米尔拍醒的,平时冷静的卡米尔也露出了一副惊恐的样子,雷狮没看清在那里一心只想着安迷修
“卡米尔,安迷修呢?”
卡米尔顿了顿,别过头
“大嫂他,抢救失败了”
雷狮的感觉自己的心跳停止了几拍,回过神抓着卡米尔的领子,双眼失神
“怎么会,为什么”
卡米尔把帽子盖过双眼
“我进房间时,一片白色的雾挡住了视线而且闻道一股催眠瓦斯的味道,打开换气后发现......”卡米尔停顿了下来
“发现什么?”雷狮表现得很激动
“发现.......大嫂躺在床上,腹部被捅了不止一刀,失去了意识,大哥您在一旁睡着了,叫也叫不醒”
这次雷狮顿住了,卡米尔摸了摸口袋,拿出一个管子,上面印着[plspl]打开管子,里面有封信
[Ray,瓦斯的味道你喜欢吗?我知道你肯定很伤心吧?不过我可开心了,还记得我说过得话吧?我会先做掉你的爱人,杀了你,也是迟早的事

                                                                                 plspl]
雷狮把手中的纸捏变形大喊“混蛋,有种冲我来啊,欺负安迷修算什么,混蛋”

(未完)

海盗的回忆录

海盗的回忆录

布伦达:“雷鸣,你在看什么书?”

卡米尔:“《海盗的回忆录》。”

布伦达:“能借我看看吗?”

布伦达向雷鸣借书,看完后了解了剧情,一个叫卡米尔的和他大哥雷狮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但结局是意外的悲惨。

《海盗的回忆录》

【雷狮和卡米尔刚逃出皇宫】

雷狮:“卡米尔,从此我们与雷王星皇室绝缘,卡米尔你愿与我一起当海盗去征服哪片星辰大海吗?”

卡米尔:“愿意,三哥。”

雷狮:“别叫三哥了,叫大哥。”

卡米尔:“是,大哥,无论大哥到哪里,我都永远会追随着大哥。”

雷狮对卡米尔笑了,很温柔的笑。对卡米尔来说,雷狮的笑容既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是比任何绝世甜品都要珍贵的东西。雷狮现在就是卡米尔的唯一,为了雷狮卡米尔甚至愿意把自己放置在最危险的位置。

【雷狮海盗团在星辰大海遨游的船内】

卡米尔:“大哥,帕洛斯和佩利不是彻底忠于你的,把他们留着可能会对你的利益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雷狮:“目前没那个必要,而且他们也没这个能力。”

卡米尔:“可是大哥,你可能会有危险。”

雷狮:“卡米尔,到时候他们有动作了你只用帮我做个计划,然后按计划杀掉他们就行了。”

卡米尔:“是,大哥,无论大哥怎么了,我都一定会在大哥身旁辅佐大哥。”

雷狮对卡米尔笑了,很自信的笑。对卡米尔来说,当海盗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事,但是能获得雷狮一直想要的自由,为了雷狮能长久的享受这份自由,卡米尔不惜一切代价都会保住雷狮的性命。雷狮的利益也牵动着卡米尔,卡米尔会帮助雷狮把能得到的利益放到最大化。

【雷狮海盗团成为宇宙第一的海盗团时船内】

卡米尔:“恭喜大哥成为宇宙第一的海盗,请问下次的目标是什么?”

雷狮:“赢得凹凸大赛。”

卡米尔:“是,大哥。无论大哥的目标是哪里,我一定会帮大哥拿下目标。”

雷狮对卡米尔笑了,很高兴的笑。对卡米尔来说无论雷狮的目标有多不可能完成,他也一定会跟着大哥做下去。望着雷狮喝酒喝的微红的脸,卡米尔不知道雷狮是认真的还是喝醉了乱说的,但是只要雷狮想要拿下凹凸大赛的冠军,卡米尔也一定会一直辅佐雷狮帮雷狮拿下冠军,即使卡米尔知道凹凸大赛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就是冠军。

【安迷修向雷狮告白晚上时的幽会】

安迷修:“请问在下能做您的骑士吗?美...可...帅气的雷狮小...先生。”

雷狮:“安迷修,别告诉我你把我约出来只是为了让我看看你是如果尬撩吗?”

安迷修:“我发誓对我的所爱至死不渝,雷狮,我是认真的。”

雷是:“我接受你做我的骑士。”

安迷修:“作为您的骑士,我一定会永远追随您的脚步。”

卡米尔:“...祝大哥你能幸福。”

雷狮对安迷修笑了,很温柔的笑。对卡米尔来说雷狮的幸福既是卡米尔的幸福,雷狮温柔的笑在雷狮和卡米尔逃出皇宫时卡米尔见过,在那个笑容后雷狮再也没这么笑过了,卡米尔本以为雷狮再也不会再露出那样的笑容了,这次的笑和雷狮和卡米尔逃出皇宫时的笑一模一样,只不过不一样的是,那个笑容不是对卡米尔露出的笑,是对安迷修笑的。明明卡米尔应该为雷狮获得真爱感到高兴的,但不知为何,卡米尔感到心口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感,眼泪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痛了而滴下,在强烈的刺痛感过后卡米尔才不再偷看下去悄声离开,在离开时他小声的丢下了那句话,离开的路上也一直流着泪,卡米尔回去后泪水已经被卡米尔掩盖住了。在这晚上或许只有卡米尔和神知道,卡米尔为何流泪。

【雷狮和卡米尔对付帕洛斯和佩利叛变时的商量】

卡米尔:“大哥,帕洛斯和佩利有所行动了,计划我已经想好了。”

雷狮:“计划说给我听听。”

卡米尔:“我把佩利引走,杀掉他,大哥你带帕洛斯来我的方向,帕洛斯对佩利有一种感情,他一定会上钩的,大哥在来的路上一定要表现得有些不安让帕洛斯放松警惕,只要他对大哥出手我会压制他的。”

雷狮:“可行。”

雷狮笑了,很恐怖的笑。对卡米尔来说,只要是背叛雷狮的人,都只会有死的下场。

【卡米尔带走佩利时】

卡米尔:“佩利,大哥叫我们去一个地方杀掉哪里的参赛者。”

佩利:“打架吗?一定要去啊!”

雷狮对佩利笑了,很恐怖得笑。对卡米尔来说,智商是卡米尔杀伤力最大的武器,所以卡米尔总是能想出用最低的成本以最安全的方法为雷狮扫除障碍。

【计划成功后】

帕洛斯:“傻狗啊,这次你可害死我了...。”

卡米尔:“大哥,现在只剩下安迷修,格瑞,嘉德罗斯,雷德,蒙特祖玛和安莉洁了。”

雷狮:“先把格瑞干掉吧。”

卡米尔:“是,大哥,我现在就去制定计划。”

雷狮对卡米尔笑了,是胜者的笑。卡米尔来说,帮助雷狮取得凹凸大赛是卡米尔该做的,即使他已经分析出了凹凸大赛只能一个人活下来,但如果是为了雷狮的话他愿意在最后结束自己的生命。

【安迷修死时】

安迷修:“啊...雷狮你来晚了...对不起,你的...骑士食言了。”

雷狮:“喂,安迷修你给我起来,我很讨厌你这种说过要和别人一直在一起却食言了的人了。”

卡米尔:“大哥,从周围的痕迹看来,是在我们杀掉格瑞后几小时嘉德罗斯才杀了安迷修的。”

雷狮:“卡米尔,准备一下,然后取得凹凸大赛的胜利。”

卡米尔:“是,大哥。”

雷狮:“卡米尔,你还记得我们刚从皇宫里跑出来你向我的承诺吗?”

卡米尔:“无论大哥到哪里,我都永远会追随着大哥。”

雷狮:“卡米尔,骗我的下场就会像你眼前的这个人一样。”

卡米尔:“是,大哥。”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元力种子,一锤子下去,砸了个稀巴烂。卡米尔感到了巨大的无助感,这是卡米尔第一次感到如此巨大的无助感,如果为了雷狮能获得凹凸大赛的胜利卡米尔必死,但卡米尔向雷狮的承诺怎么办呢?果然,卡米尔还是想要雷狮活下来就行。

【卡米尔意外赢得凹凸大赛时】

创世神:“能先问一下因为自己计算错误,而导致所爱之人死亡是什么样的感觉?”

卡米尔:“...”

创世神:“别这样看我,那么说出你的愿望吧。”

卡米尔:“继续能跟在大哥身边。”

创世神:“抱歉,复活大赛参赛者有失公正。”

卡米尔:“我的意思是我要去大哥身边。”

创世神:“第一次听到如此有趣的愿望,但是作为我损失了一名神使的代价是你的记忆不会消失。”

卡米尔:“嗯...。”

对卡米尔来说,没有了雷狮,那么卡米尔的生命就没有意义,如果说一个人的生命没有了意义,那么他就不会感到遗憾,不会感到难过,不会感到快乐,不会感到绝望,这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卡米尔还不如继续跟随着雷狮,在另一个世界。

          ——卡米尔  著

布伦达:“雷鸣,你有没有感觉他大哥雷狮对他很不公平?明明陪伴了他最久的是卡米尔,对他忠心耿耿的是卡米尔,一直到生命的尽头卡米尔也实现了他对雷狮的承诺,他却喜欢那个叫安迷修的。”

雷鸣:“又有什么关系呢?卡米尔现在一定很幸福。”

布伦达:“被如此不公的对待还会幸福吗?”

雷鸣:“会的,对卡米尔来说,雷狮就是卡米尔的一切,只要卡米尔能和雷狮在一起,卡米尔一定很幸福。”

布伦达:“雷鸣,你觉得卡米尔为什么会喜欢雷狮这种人。”

雷鸣:“不管雷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卡米尔来说,雷狮永远是他的大哥,永远是在皇宫里庇护卡米尔的人,卡米尔永远都会喜欢着雷狮的一切,就像我永远会喜欢着布伦达你的一切,结婚三周年快乐,布伦达。”

卡米尔对雷狮了,那是天使一般的笑容。对卡米尔来说,不管雷狮变成什么样,既是是性格大变,卡米尔喜欢雷狮这件事,就连卡米尔也克制不住会喜欢雷狮。现在雷狮和卡米尔只是一个在一颗不起眼的星球上生活的平凡夫夫,这个星球上自然景色十分漂亮,即使只有雷狮和卡米尔在这颗星球上生活着,也不会感到孤独。

又到了凹凸播出的时间呢?(笑不出来)

今天份的脑抽

给他做一个蛋糕吧【含雷安,瑞嘉,丹狐】

ooc,错别字,短小,娱乐向

安迷修篇

首先,选取上等可可粉,过筛,备用。
低筋面粉过筛与鸡蛋黄油混合,奶油加入色素打发备用【需要纯白色淡黄色黄色淡紫色深紫色】
在底盘刷上一层油,倒入混合物流焱烤熟,在烤蛋糕期间别忘了和雷狮打上一架,凝晶洗干净备用
蛋糕烤熟后脱模,切成小马的样子,用之前准备好的奶油把雷狮同款头巾裱出来,其余地方用淡紫色色奶油眼睛用深紫色眼珠用两颗黑巧克力装饰在头发的地方撒上可可粉,注意别撒出来
然后包装起来,送给雷狮,就可以做一次电疗了,真划算

雷狮篇
本大爷为什么不去买一个蛋糕?然后拿上戒指求婚(成年人就是不一样)看到安迷修蛋糕,送安迷修一次电疗

格瑞篇
首先,因为手残买一个戚风蛋糕,中间掏空放入炸鸡,然后拿出一张嘉德罗斯的照片舔.....不对,做比较切好,打发走来找自己的金,然后安迷修同款做法做出黄色,绿色奶油以及黑巧克力碎屑。
先标出头环(不知道怎么形容),然后头环以上绿色裱,头环以下裱黄色,包装好等这嘉德罗斯来找顺便高歌一曲“绿了,绿了,嘉德罗斯绿了”,嘉德罗斯来找时假装不在意然后给一个惊喜

嘉德罗斯篇
做蛋糕表达爱意不如打架实在,然后找到做完蛋糕的格瑞打一架

鬼狐天冲篇
不会做蛋糕然后发动整个鬼天盟去做,最后把鬼天盟炸了,于是求助于莱娜,依照莱娜的方法做,并且拒绝莱娜的帮忙(莱娜小姐要坚强)鸡蛋和面粉还有水,黄油混合好烤黑(提前心疼丹尼尔),不注意烤箱冒黑烟去看一眼,然后把脸熏黑,来不及洗脸把姑且叫做蛋糕的物体拿出来,用现成奶油装裱,放上水果可食用亮粉等的,用蕾丝带以及紧致纸盒包装好,看着丹尼尔吃,然后吃了丹尼尔的和自己的,因为自己最做的难吃,所以尴尬笑笑,然后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笑

丹尼尔篇
按照食谱做好一个蛋糕,装裱好嘱咐裁判球不要丢掉后去完成工作,傍晚看到鬼狐拿着姑且叫做蛋糕的不明物体跑过来,尝一口,苦笑着说好吃,并且揉揉他的头,把自己做的蛋糕给鬼狐吃,看着他笑,然后给他吃他自己做的,看着他不好意思的笑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第二天收到神使的命令......

【参赛者鬼狐天冲已经由丹尼尔击杀并回收】

生病了怎么办,当然是把你气进医院啊

情侣闹别扭分居未分手前提
ooc
错别字短小警告

雷狮篇
“叮叮叮”“一大早的,谁呀”虽然他嘴上吐槽着,但是还是非常听话的接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声音:“安迷修,你现在在哪,我头好痛。你来帮我看看好吗?”雷狮的声音有气无力,听到这是安迷修瞬间就慌了,一个打挺从床上坐起来披上衣服脸都没洗就飞奔出门了
“门,锁着的?管不了这么多了”于是呀,雷狮家的门就没了,冲到床边,手一摸“woc好烫!”安迷修吓的跳起来,熟练的翻出了雷狮家的温度计。不量不吓人,一量吓死人!“42.5℃”一个惊人的温度,雷狮迷迷糊糊的呜咽了一声,蹭了蹭安迷修的手。
安迷修吓到抖三抖,雷狮第一次撒娇?照下来!(你的雷狮都快烧傻了,你还想照相?)
身为雷狮的“女”友,安迷修自然了解雷狮对什么东西过敏。走到厨房,熟练的开火煮粥,定好时。出门买药,这一切的一切在安迷修眼里都是家常便饭,谁让雷狮什么都不会呢(这里指雷狮和安迷修住时,什么都扔给安迷修做,其实是怕给他添乱却不会表达,就是那种看上去什么都不会但是可关心你的人)
走到门口时,安迷修听见一阵雨声“下雨,了吗?”安迷修自知没带伞冒雨出门风险很大,但为了雷狮还是跑出去了。他天真的认为,药店很近,可最近的药店也要十几分钟的路程。这一点安迷修跑到一半才想起来。可跑都跑了,大不了就全身湿透就是了!安迷修心里想着。
经过一番周折(跑错路了,往反方向跑了)“安全”回到了雷狮家,床上的雷狮已经披上了一件外套,完美的肌肉线条呈现在安迷修眼前,还挺撩的?
“谁让你坐起来的,生病就该好好躺着!”安迷修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生气,而雷狮他乖乖听话了,不是因为没力气和安迷修争执,而是不想再给爱人添麻烦了。
整顿好雷狮,安迷修在床边坐了一晚上,知道雷狮病好前都没有离开,期间听见雷狮的梦呓知道了他不会表达并在心里原谅了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家伙。

安迷修篇
“对于安迷修生病这事 我发誓,真的不是我把他推到水池里又淋了雨还把他关在9℃的户外造成的,真的不是”雷狮口中念念有词,一旁的安迷修听见费力的从床上坐起来,控制住自己想打爆雷狮的冲动。
“我说,恶党。你和帕洛斯学会分身了?三个恶党同时出现在我眼前真有意思Ծ‸ Ծ ”
“没有,没有好吗?”雷狮有点慌,安迷修出现幻觉了怎么办?急,在线等!没救了(划掉)
雷狮从安迷修房间出来,第一眼就看见了四分五裂的门,捂了捂脸,今天之后就让他搬到自己家,这房子不要了。雷狮心里暗暗想着。
“那啥,你想吃点什么?”雷狮难得把语气放软,问着安迷修。“粥就好,就好...等等,你要做饭?”安迷修一脸茫然“不然呢?我又没带钱”雷狮毫不在意。
“停!你别把我厨房炸了!门我都没说你,求您做点好事行吗?”安迷修握住了雷狮的手,一脸正经的说道。
挣脱安迷修的手,顺便把他按回床上。“骑士大人,你就放心吧,我跟卡米尔学的手艺一定没问题哒~”雷狮一脸不在意,实则第一次做饭慌得一逼,安迷修也没再说什么,躺在床上静静的等着。大脑放空,视线模糊“喂!安迷修,安迷修!”“咦,什么声音.....”
当安迷修醒来时,自己正身处医院的病床上,旁边趴着雷狮,雷狮正紧握着自己的手,睡着了。身体也没这么重了,想窗外看去。天,黑了。
安迷修发着呆时,雷狮张口说话了“哟,我们的骑士大人终于舍得醒了?”雷狮的眼神里充满了疲惫“雷狮......”安迷修开口
“怎么”
“我,睡了几个小时?”
“什么几个小时,是两天了好吗?你心里没数?果然是傻子骑士”
“是吗,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我可是你爱人”说到这,雷狮笑了,安迷修也笑了,两人似乎又回到了热恋期。不过啊,雷狮打断了两人的暧昧问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安迷修,你愿意嫁给我吗?”
安迷修愣住了,然后笑的温柔
“当然,海盗先生”
后记
安迷修回到家后,第一眼是四分五裂的门“这,怎么这么眼熟呢?在下好像也做过这种事?”
雷狮尬笑“不然呢?你以为本大爷家的门是怎么换的?”

元力武器自述烈斩,雷神之锤篇

雷神之锤
咳咳,我叫雷神锤,首先不是雷神的锤子,是雷狮的锤子。
其次,我主人不是移动充电宝,我也不是,谢谢。第二季只是看在安迷修也在的份上装样子而已。喂,弱者们!我问你们,雷狮平时扛着我看上去是不是帅呆了?我告诉你们,真的很帅...不是。。其实,只是我轻而已,要不然雷狮会扛得动我?
关于安迷修?说实话,我挺喜欢他的,好看,声音更好听,有和雷狮说过想让安迷修变成雷狮海盗团团长夫人。
有一次在休息室里和凝晶流焱谈心也说过,流焱挺感兴趣的说是想跳槽到我们这边,凝晶一直拉着它,不过流焱身上有一大股酱料的味道,好熏。
我们团里超乱的,卡卡甜食控,雷狮弟控,佩佩团宠,帕洛斯要叛变。
就这样,我是雷神之锤,嗯,就这样

烈斩
咳咳,我是烈斩。没错,就是你们口中有这水果刀,天涯原谅刀,大鱼刺,还有烈斩发条机的烈斩,身为大赛第二格瑞的元力武器,我可以说是非常自豪了(笑)
不过我有一个不太理解的地方,格瑞用我和雷狮的雷神之锤打架真的不会在我头上尖尖的那个角卡住吗?如果卡住了还打个屁?相比于凝晶流焱和雷神之锤,我可以说是非常幸运了不会被拿去烤肉冻啤酒,不会充电,就安安静静的当一个发条挺可爱的ヽ(•̀ω•́ )ゝ
格瑞很高冷,但又怎么样在我眼里这人可帅了好吗?而且能力也是很强的好吗?
(犯了20分钟花痴)
咳咳,我是烈斩,不是发条机,谢谢

修罗场

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拎着一个包逛街的安迷修看见了一个和自己恋人长得特别像的人,安迷修还把他当成了雷狮,于是上前拍拍“雷狮”的肩膀说道“恶党,你不是要磕世○杯到死吗?怎么出来了?”(安迷修那里是白天的世○杯)“雷狮”转头,对着安迷修愣住没说话,安迷修见眼前的“雷狮”有些不对劲又开口“你,是雷狮没错吧?头巾上的(jia)是你新缝上去的?”说完还嘲讽的笑了笑。
“我不是你口中是雷狮”
“诶?”安迷修僵住
“我叫布伦达,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叫安迷修对吧”布伦达显得有些镇定的过头了
“是.....是的,您说是没错”眼前的人不是雷狮,安迷修有些尴尬于是用上了敬语
布伦达确认安迷修身份后,张开双手,抱住了安迷修“我的骑士,你真的回来了”口中念念有词。安迷修有些懵,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为什么突然被抱了?他把头从布伦达胸前抬起、转眼脸色瞬间白了不少,马上推开布伦达挠着头“雷....雷狮,你怎么会在这?”雷狮很生气“要不是凯莉告诉我,你就要和这个冒牌货亲在一起,是吧?傻*骑士安没马!”雷狮狠狠地揪住了安迷修的耳朵大骂到,布伦达见到安迷修被眼前和自己长得特别像的人揪得笑不出来,上前拉开雷狮对安迷修说道“我的骑士,你还好吧?”安迷修可以看到雷狮脸上的黑线已经加粗了,马上答道“没事,不用您担心”雷狮拿出锤子指着布伦达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安迷修是我的,你别想和他发生什么”布伦达也从地上站起来“安迷修是我的骑士,不知道和阁下您有什么关系,请阁下别欺负他”雷狮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安迷修?属于你?那昨天晚上在我身下喘的是.......唔”话还没说完,安迷修脸涨红,捂住了雷狮的嘴,然后把叫做布伦达的人带到了丹尼尔那里,丹尼尔对这一现象做出了解答“布伦达可以理解成别的时间线的雷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这是创世神大人决定的,你可以问问布伦达”丹尼尔很正经
谢过了丹尼尔,安迷修带着雷狮和布伦达回到了自己家“布伦达先生”
“骑士,你有什么疑问?”安迷修第一次不想听骑士这个词
“您为什么会来这?谁带您来的?我在您那和您有什么关系吗?”
布伦达回想了一下“在我那里,我是一位皇子,安迷修你从小就和我在一起,是我属于的骑士,但是......他们把你当叛军处死了,几年后我一个人在窗外祈祷时,有一个女孩漂浮在窗前问我想不想我的骑士,她说她可以让我见到你,但是要放弃身份。我同意了,然后她笑了笑说了声有趣就消失了,我以为就是骗人的女巫,当时头特别晕,重新睁开眼就来到这被安迷修拍了肩膀”
“那个女孩是谁?你以前见过吗?”雷狮抱着手问道
“没有,从来没见过”布伦达一边摇头一边答到
“那现在就要搞清楚两个问题第一那个女孩是谁,第二布伦达为什么会被那个女孩带来”安迷修若有所思的说,被雷狮一记头锤“你傻吗?你那根本是一个问题,总之现在找到她就行了”
“布伦达先生,你还记得那个女孩什么样子吗?”安迷修捂着头用微微颤抖的声线问道
“我记得有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一只深红的眼睛.....”
“一只?”安迷修不解
“是的,还有一只眼睛被头发遮住,但隐约看到透出蓝色的光,身高不是很高”布伦达回忆到这“那就按这样的人去找就好了”雷狮说道
三人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一个符合布伦达描述的人,于是几人改变了方向“布伦达来的目的是为了见安迷修,那现在见到了布伦达也应该回去了,对吧?”
布伦达沉默了一会“我的愿望是和安迷修相处一天”
“哈?不行,你想都别想”雷狮又双叒叕生气了
在安迷修的调和下(雷狮和布伦达打起来了安迷修在两人之间单方面被打两人最后才发现)雷狮勉强同意了。
第二天安迷修同志带着满头绷带和布伦达去了商场(终于不是凹凸乐园了)安迷修花雷狮的工资给布伦达买了几件衣服,雷狮全程跟踪看着安迷修,逛街的两人当雷狮不存在一样,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布伦达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谢谢”这声谢谢语气中有着不舍和不甘,不过见到安迷修和他相处一天,这就是布伦达的愿望了,现在这个愿望完成了,他没理由再留在安迷修身边。而且安迷修身边有一个和自己大概差不多的人,自己也放心了
安迷修什么也没说,雷狮又些异常,布伦达笑了笑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消失在了满天繁星中,雷狮说是心疼衣服钱也好,挽留布伦达也好大喊“布伦达,你他娘的衣服没拿!”